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关注 >
中国水利网:粤东明珠照亮红色梦想——广东韩江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建设巡礼
发布时间:[2020-05-22] 责任编辑:梅州市大埔韩江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管理处 浏览次数:35


  一期一段围堰合龙 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管理处供图

  发电机尾水管施工的工人们马纯

  右岸边坡治理 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管理处 供图

 

  刘祖国 田灵燕 曾祥勇

  在广东省东部地区,有一条全长470公里的大江一泻千里,向南奔流,这是粤东人民的母亲河,广东省内仅次于珠江的第二大江——韩江。

  曾经,洪涝灾害一直是韩江两岸人民的心腹之患。如今,一座气势恢宏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即将竣工,百姓翘首期盼了半个多世纪的梦想也将变成现实。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宛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明珠,在粤东大地熠熠生辉。

  汩汩心血承载先辈夙愿

  打开中国江河的闸门,韩江宛如蛟龙游弋在南方的崇山峻岭之中。从名字的演变,似乎可以触摸到它的前世今生。

  韩江古称员水”“恶溪”“恶水”“鳄溪等。《水经注》(卷三十七)云:员水又东南一千百五里,入南海。这是韩江最早见诸文献的记载,而员水则是韩江最早的名称。

  至唐代,因鳄害为患,韩江流域的一些地方又名之曰鳄溪,遂将鳄溪作为恶溪的别称流传下来。韩愈被贬为潮州刺史,途中所作《泷吏》诗:恶溪瘴毒聚,雷电常汹汹。鳄鱼大于船,牙眼怖杀侬。由此可见,韩江是一条泛滥不羁、水患成灾的江。为纪念韩愈在潮汕的功绩,人们便将这条韩愈治水驱鳄的江河易姓为,称韩江,并沿用至今。

  透古通今,韩江不仅仅是一条与流域百姓日常生活休戚相关的天然河流,更是一条凝聚精神力量、沉淀文化底蕴的河流。它滋养了客家和潮汕两大族群,形成了别具一格的客家文化和潮汕文化;它日夜奔涌,讲述着一个个优秀韩江之子的故事,沉淀出耕读传家,崇文重学的人文传统。

  韩江也是一条激荡着红色记忆的英雄河。伫立在韩江岸边大埔县三河坝的英雄纪念碑,日夜传颂着烽烟滚滚年代的英雄故事。

  三河坝坐落在梅江、汀江和梅潭河交汇的大埔县,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素有得此控闽粤,失此失潮汕的说法。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受挫后,起义军南下广东,最为惨烈的一场战斗就发生在这里,史称三河坝战役。在此后的艰苦岁月里,中国共产党逐渐建立起联结上海(中共中央)汕头大埔永定瑞金(中央苏区)的红色交通线,韩江成为承载起传递中国革命火种的重要通道。

  等革命胜利了,一定要在这里建一座大坝。这是无数先辈们的夙愿。

  随着战争烟云的散去,除水患、兴水利、治理韩江,成为被提上日程的一件盛事。

  为了实现苏区人民的水利梦想,高陂水利枢纽工程从论证到建设,历经半个多世纪,浸透了无数人的心血。

  韩江高陂水利枢纽工程从20世纪50年代规划至今,已有60多年了。工程项目负责同志十分感慨地说。进入新千年后,建设韩江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加速提上日程。20016月,水利部批复同意《韩江下游及三角洲河段综合整治开发规划纲要》。随后,广东省水利厅委托广东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开展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前期勘察和设计研究工作。根据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研究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前期工作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20116月,广东省水利厅再次开展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前期勘察和设计研究工作。

  20121月,《广东省韩江(高陂)水利枢纽工程项目建议书》编制完成;20125月,水利部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对《项目建议书》进行了审查;20133月,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对《项目建议书》进行了咨询评估,201311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复了《项目建议书》。

  20143月,《广东省韩江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编制完成;20151月,水利部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对《可行性研究报告》进行了审查;20155月,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对《可行性研究报告》进行了咨询评估,20157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复了《可行性研究报告》,201510月,水利部批复了《广东省韩江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初步设计报告》。

  在韩江大埔段兴建水利枢纽的规划由来已久。项目负责同志打开一沓规划资料,指着《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水利部关于加强珠江流域近期防洪建设若干意见的通知》《韩江干流防洪及梯级开发补充规划报告》及《韩江下游及三角洲河段综合整治开发规划纲要》等几份文件说,这是经国务院、水利部批复确定的韩江流域控制性工程,是广东省水利十二五规划中的重大民生水利工程,也是国家加快推进水利基础设施建设的172项重大工程之一。

  从最初规划到项目上马,一步步走来,浸润了无数人的智慧与艰辛,承载着红色苏区人民的希冀与梦想。

  一定要建好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告慰已长眠这片土地上的英烈们,更好地造福苏区人民。项目负责同志饱含深情地说。

  经过4年多的艰苦奋战,半个多世纪的蓝图将成为现实,韩江两岸人民千百年来除水害保安澜的梦想终得实现。工程大坝将连接起韩江两岸,发挥出巨大效益,成为粤东一道亮丽的风景,一颗璀璨的明珠。

  殷殷关怀凝聚强大动力

  翻开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大事记,自2015年正式开工至今,数百条的记录中,各级领导或专家来到工程现场的内容占了大部分篇幅,有的是进行特别部署,有的是开展专项检查,有的是解决困难问题,有的是传递关怀与鼓励。高陂水利枢纽工程从前期规划设计到后期施工建设各个阶段,都得到了各级部门的高度重视和支持。

  20145月,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建设,高陂水利枢纽工程被列入2015年拟开工建设的27项工程之一。水利部在韩江流域规划、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前期工作中,给予大力支持。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等部委在立项审批、资金拨付等方面提供全方位支撑和保障。

  建设高陂水利枢纽工程,是党中央、国务院交给广东的重大任务,也是韩江流域广大人民群众的热切期盼。几年过去了,广东省原省长朱小丹在工程开工建设动员会上的讲话仿佛还在耳边回响。

  回顾几年的建设历程,工程项目负责同志无限感慨:“高位、高频,切实的关心、指导与支持,凝聚起高陂建设者内心的强大动力,激励着高陂水利人不断向前迈进。

  20181127日,水利部副部长蒋旭光率队调研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建设。蒋旭光对工程建设总体进展情况给予肯定,强调要切实提高政治站位,按时按质推进工程建设,早日发挥水利工程的社会、生态和经济等综合效益。20191228日,水利部副部长陆桂华一行到高陂水利枢纽工程现场调研工程建设情况,提出要强化水土保持工作,进一步加强工程二期基坑内临时边坡和施工区域天然边坡水土保持防护措施等要求。

  作为水利部派出的流域管理机构、流域内重大水利项目的审查审批部门,珠江水利委员会几乎全程跟踪指导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管理相关工作,针对工程遇到的各种问题提出指导性意见和建议。

  作为项目发起人,广东省水利厅高度重视工程前期推进工作,不仅委托开展项目建议书、可行性研究报告、初步设计工作,更承担了大量组织、协调、决策工作。20123月,广东省水利厅专门成立了工程筹建领导小组,负责工程立项过程的重大事项决策和沟通协调,具体承担建设筹备的组织实施工作,付出了艰苦努力。广东省人民政府于2014年年底决定项目交由梅州市负责后,广东省水利厅成立专门的工作组,由一名厅领导直接带队,负责现场指导帮助梅州市开展工程建设各项工作。

  作为工程建设的直接组织者,梅州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在建设初期,每月至少一次主持召开工程建设总指挥部全体成员会议,分管领导每周听取一次工程进展情况汇报,随后形成制度,有效地组织指挥工程建设相关工作。通过召开专题会议和现场办公等方式,及时研究解决工程建设推进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确保各项工作顺利开展。

  任何一项大型工程在设计施工过程中,必然面临各种困难和挑战,高陂水利枢纽工程也不例外。然而,众人拾柴火焰高,来自各级相关部门的技术援助为工程顺利推进提供了重要支撑。

  2016年年底至2017年上半年,受施工尾水扩挖等影响,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右岸上坝道路边坡浅部、强风化岩体发生变形破坏,严重影响省道S222线、韩江航道、施工用电线路等设施运行安全,对工程施工安全造成较大影响。险情发生后,水利部、广东省水利厅多次派出专家组进行现场抢险指导,帮助解决技术难题。20182月,水利部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专家组到达梅州,对韩江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右岸上坝道路边坡应急抢险及治理设计变更报告进行实地审查。经认真讨论和研究,专家组对边坡治理方案和设计变更内容提出了专业性的指导意见。系统治理后,边坡安全稳定,未对后期施工产生不良影响。

  20192月,受工程电站厂房开挖及连续降雨影响,工程右岸山体边坡出现地质安全隐患。工程建设总指挥部迅速反应,及时部署,采取应急措施,确保安全稳定。水利部工作组奔赴实地勘察边坡隐患,广东省水利厅高度重视,多次赴现场研判并及时作出指示批示。梅州市委市政府成立了应急处置领导小组,同时成立专家组,编制应急预案,组织应急演练,邀请中科院地质专家和省地质专家到现场指导,结合工程施工实际制定科学合理除险方案,在确保安全前提下积极主动实施。当年6月,地质安全隐患除险工作基本完成,719日地质安全隐患地段恢复限高限重临时通行,820日恢复正常通行。

  几年来,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建设凝聚着各级各部门的殷殷关怀,以奋进的姿态向既定目标冲刺。

  屡屡创新彰显工匠精神

  20196月,梅州市出现暴雨到大暴雨的持续性强降水过程,韩江上游各江河、水库、山塘处于高水位运行。14日中午12时,工程坝址迎来洪峰6 350立方米每秒的流量,这是高陂水利枢纽主体工程开工建设以来遇到的最大洪水。

  这场洪水是对我们围堰防御效果的一次检验,倘若我们没有赶上建设节点,或者质量不高,那么洪水会破坏围堰,进而引发大面积崩塌,影响整体工程进度,后果不堪设想。工程相关负责人对当时的情形仍心有余悸。

  为应对这场大考,广东省防总、省水利厅、梅州市相关领导带队指导检查防汛工作,工程及时启动防汛级应急响应,建管处及各参建单位严格按照防汛预案,迅速对施工区域开展隐患排查,发现隐患及时上报、及时整改,落实24小时值班值守制度,密切关注水雨汛情。

  在上下各级共同努力下,14日晚,洪水终于顺利通过,主体工程安全度汛,高陂水利枢纽工程交出了一份漂亮答卷,为接下来的各项工作增添了无限动力与信心。这样的成果,得益于一套高陂建设者自己研发的专业水雨情服务系统。

  受季节性影响,韩江流域河道水位变化大,按设计洪水标准工程施工期间,坝址河流流量跨度有可能在100立方米每秒至11 000立方米每秒上下浮动,对韩江高陂水利枢纽工程的施工质量、进度以及防洪度汛工作都有较高的要求。

  为保障工程建设顺利推进,尽可能避免或减少暴雨、洪水对工程建设的直接影响,工程建管处联合梅州市气象局和广东省水文局梅州分局共同开发了基于WebGIS技术的高陂水利枢纽工程水雨情服务系统,为高陂水利枢纽工程建设提供了专业、精准的气象水文预报服务。

  正是这套量身打造的系统,让建设中的工程面对肆虐的洪水安然无恙。

  在高陂水利枢纽工程推进过程中,相关部门一直重视设计施工工艺和技术创新。

  申请发明专利的一种新型水闸纵向全贯通检修通道设计,一改以往检修通道外挂的方式,根据高陂水利枢纽闸孔数多的特点,通过内部横向和斜向通道实现闸顶到胸墙底部纵横连通。经过设计改良,19个检查竖井改为3个检修斜道,连通了整个检修维护通道。这不仅能方便运营维护人员安全通行,更好地满足检修功能,还能实现闸墩无外挂,让工程更简洁、美观、安全。

  获得实用新型专利证书的一种弧形闸门闸墩优化设计,可直接将金属构件垂直吊入预留空腔,避免从侧面拉进预留孔洞,极大地方便金属构件的安装,方便二期混凝土浇筑,质量也有保障。

  2019年,在工程右岸重力坝施工过程中,应用了外掺氧化镁厚层碾压混凝土施工工艺,这是该工艺经专家评审验收后,首次在大型水利工程中应用。

  外掺氧化镁厚层碾压混凝土施工工艺以韩江高陂水利枢纽工程为依托,开展相关试验与研究,为韩江高陂水利枢纽工程提供碾压混凝土施工关键技术,是广东省水利科技创新项目的主要研究内容,20178月曾在工程现场进行了工艺试验。

  外掺氧化镁可使混凝土具有微膨胀性,对坝体应力有明显的补偿效应,从而简化温控措施,起到防止混凝土开裂的作用,保证混凝土施工质量,提高碾压混凝土施工进度,并降低工程造价。

  传统技术一次只能碾压约30厘米的混凝土,新技术能达到5060厘米,大大缩短了施工时间。工程技术部相关负责人介绍。

  该工艺在韩江高陂水利枢纽工程的成功应用,将对我国乃至世界建筑行业的技术改革起到风向标的作用。

  作为水利枢纽工程,生态建设和保护问题极其重要。为保护、修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鼋的生境,工程在库尾设置了3个适宜鼋产卵繁殖的浅滩,营造鼋的产卵生境。为解决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花鳗鲡洄游通道,结合工程实际设置了鱼道,这是广东省在水利枢纽工程设计中综合考虑设置的首座鱼道。同时,还建设了鱼类增殖放流站,规模为60万尾每年。

  一次次面对挑战迎难而上的经历,一项项工艺和技术上的创新,无不凝结着建设者的智慧与汗水,彰显着建设者的工匠精神,更是新时代水利精神的最好注脚。正是这种精神,打造出了让世人瞩目的精品工程。

  朗朗笑声浸染红色梦想

  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一碗米,送去当军粮;最后老棉袄,盖在担架上;最后亲骨肉,送他上战场。这是当年流传在梅州红色苏区的一首歌谣,也是当年苏区人民为中国革命胜利牺牲奉献的真实写照。

  在大埔三河坝战役纪念馆陈列的史料显示:1931年夏,大埔苏区人民上交闽西红十二军经费或由永定县苏维埃政府上交闽西红军经费光洋几千块、钞票二担、食盐近万斤。

  原中央苏区梅州,90多年前,朱德带领的红四军来到偏远的粤东北山区,点燃了星星之火,无数客家儿女用各种方式支持着苏区的发展,被压迫的农民举起镰刀锄头跟着红军打倒地主劣绅,五华铁匠背上工具包修枪造弹,知识分子奔走相告宣传党的理念、普及党的知识,更多的人投身到革命洪流之中。

  时光荏苒,在这片红色土地上,苏区精神始终薪火相传。

  2004年,《广东省高陂水利枢纽工程项目建议书》编制完成,工程方案的主要问题是水库移民数量多,安置难度大。但当得知要在韩江梅州大埔县高陂段兴建水利枢纽工程时,当地百姓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库区移民工作得到了苏区人民的大力支持。

  兴建水利枢纽就是要让老百姓的生活过得更好,从老百姓的实际出发,移民工作就好做。大埔县大麻镇党委副书记黄启兴深有感触地说。今年52岁的黄启兴在大麻镇主管党群工作,从梅大高速公路建设开始,做了十多年的移民工作,有一定的工作经验,也了解移民们的心事。

  黄启兴心里有一本账,高陂水利枢纽工程水库淹没影响涉及大埔县5个镇28个村(居)委223个自然村。淹没影响陆地面积10 120.07亩,其中耕地3 243.31亩,园地438.48亩,林地3 082.23亩;搬迁9924 178人,房屋142 697.75平方米,还有多处交通、通信、电力等基础设施。

  大麻镇是库区移民的重点镇,从沿江地区搬迁到汶水塘移民新区,要安置500多户2 500多人。工程开工前,从土地丈量、入村清点到一库一策、一户一档,移民工作做得很细。黄启兴打开资料柜,拿出一沓档案,轻轻拍着桌子,笑着说:这样的档案袋,我们建了上千个。

  修建水利工程是件大好事,就是吃不上饭我们都要支持。今年45岁的赖健玲很善谈,她家有5口人,以种菜为主,在自家的临街门面开有茶叶店,对祖祖辈辈生活过的大麻镇老街感情很深。搬迁到移民新区,菜地没了,固定的客源也流失了,但相信等大坝建好了,我们还可以从头开始。

  58岁的石匠朱茂盛深有同感。靠祖传的手艺维持家里5口人的生计,石刻石雕的好技艺让他远近闻名,搬迁了,朱师傅担心会流失很多客户,但他还是很开心地在搬迁协议书上签了字。建水利枢纽是大事,必须支持,等大坝建好了,我们还可以再挖掘新客户,开始新的生活。朱师傅淡然地说。

  传承苏区精神,共筑美好梦想,这是大埔县大麻镇河唇街118户村民的共同心声,也是所有移民们的心愿。

  大麻镇党员活动室,挤满了即将搬迁的村民,谈到自家的新房屋和今后的新生活,移民们个个笑得很开心。

  来源:中国水利报